当前位置:主页 > www.49433.com >

聚焦将专业化的案件办得更专业让百姓感受到法律

发布日期:2019-08-20 19:05   来源:未知   阅读: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以下简称“三分院”)检察二部荣获“上海市工人先锋号”的荣誉称号。

  为此,检察风云记者走访了三分院,采访了三分院检察二部周春燕检察官,通过一些具体案件了解检察专业办案过程及背后的故事。

  三分院,是我国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过程中,于2014年底在上海市人民检察院铁路运输分院(简称“铁分院”)基础上成立的全国首家跨行政区划检察院。其公诉处的前身,追溯到铁分院时代,最早叫作刑事检察科,在2002年左右更名为公诉处,在前段时间的检察机关内设机构改革后,更名为检察二部。尽管部门的名称几经变更,但唯一不变的是对案件办理质量精益求精的初心。

  周春燕检察官告诉记者,三分院集中管辖全市重大危害食品药品犯罪、环境资源保护犯罪、走私犯罪等刑事案件,对检察官专业化水平提出更高要求。故三分院原公诉处从专业化办案出发,在部门内部设置了各专业化办案小组,比如针对食药品案件,就分为危害食品安全办案组以及危害药品安全办案组。

  “不要看平时很多人将食药品作为一个概念来谈论,但是在实践中,有关食品的制度和药品的制度是不一样的,因此在具体的案件办理中需要区别对待。”

  同时,走私类犯罪也是检察二部主要办理的案件,专业化分类也较为细致。“我国对于走私类犯罪的打击力度一直非常严厉,加之走私类犯罪种类也比较多,因此我们也相应成立了诸如走私废物办案组、走私禁限类货物办案组等。这样一来,不仅对专业化办案很有帮助,同时对专业化队伍的建设也很有裨益。”

  周春燕检察官向记者介绍了该部门曾经办理过的一起案件。“整个案情其实并不复杂。去年2月,被告人李某峰、李某仪携带两个行李箱,共计97包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鱼鳔从墨西哥城回国。当他们飞抵上海时,办案人员就将两人当场抓获。事后经鉴定,两人总共携带的石首鱼鱼鳔数量达351个,总价值达人民币两百余万元,属于犯罪情节严重。”

  对于加利福尼亚石首鱼的物种鉴定已经完成,管家婆马报,其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物种无疑。但是影响案件最终定罪量刑的,除了物种鉴定之外,还涉及这些鱼鳔是亲体还是幼体的区分问题。如果是亲体的话,其价值就大;如果是幼体的话,其价值就相对而言较小。辩护人方面也对此提出了辩护意见,所以如何区分具有一定争议。

  然而更大的问题在于,就目前而言,国内缺乏能够做类似鉴定的权威专业机构。因此,有关专家对于亲体幼体的鉴定意见是否能够得到法律的认同,能否得到社会大众的认同的问题也困扰着办案检察官。“加之被告人带回来的实际上只有鱼鳔,而不是整条鱼。这些都给案件的办理带来了不小的难题。”

  办案机关在物种鉴定和亲幼体鉴别上先后聘请了两家鉴定机构——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以及上海海洋大学,这两家机构虽不具有司法鉴定资质,但皆在濒危水生野生动植物种鉴定单位名单内。检察官通过对两份报告的全面审查、查找相关法律法规、听取专家意见、辩护人意见等,对涉案鱼鳔亲幼体辨别做出认定,得到法院判决认可和支持。

  最终,被告人李某峰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被告人李某仪犯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通过这起案件,周春燕检察官感慨,这起案件的特殊性不仅仅在于是全国首例,更是为司法办案带来新的需要思考的问题,值得去探讨和研究。

  “可能很多时候,是亲体鱼鳔还是幼体鱼鳔对案件的定性并没有很大影响,但是对认定涉案数额具有重要影响,特别是鱼鳔数量很少的话,那么其总价值的认定会关乎到罪与非罪,显得至关重要。”不过好在,该案的办理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对于打击危害濒危野生动物的行为也确实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因此,相关的办案检察官一方面必须加紧对专业知识的学习和熟悉,确保能够快速准确的适应办案的要求;另一方面,检察二部也建立了相应的制度,比如检察官联席会议制度,通过该制度可以对一些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案情较为复杂以及可能会引起社会舆论较大反响的案件进行细致的讨论,确保案件办理的质量。”周春燕笑言,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通过群策群力的方式,的确可以解决一些疑难复杂的问题。同时,通过联席会议讨论的方式,还可以让其他办案人员今后再遇到类似难题能够从容应对。

  同时,三分院也给所有办案检察官建立了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比如建立专家智库,或者与一些高校开展合作,邀请专家教授前来讲课。“通过这样的方式,无论对于办案人员的感性认识,还是专业化的知识构建都有非常大的帮助,对案情的把握也更准确。”

  众所周知,时隔十八年,检察机关再度实行“捕诉一体”的办案机制。关于这一点,周春燕和检察二部的检察官们也都有着自己的想法。

  “实行‘捕诉一体’之后,我们都能切实地感受到,首先是检察官的职责有了新的变化。所有人都必须对批准逮捕和最后的起诉都熟练掌握,因为对于原来公诉部门的检察官来说,批准逮捕就是新的领域,而反之亦然。所以承担的职责更多了,同时任务也更重了,因为案子是成倍增长。这从另一方面对我们每一名检察官的综合能力及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其次,实行“捕诉一体”之后,还有所有办案人员都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问题和挑战,即怎样同时办理公诉和侦监的案件。按照从前的节奏,一起案件从公安移送过来,会有一个月的时间慢慢钻研案卷。

  “但是如今,当你在全身心的投入到一起案件的办理过程中时,可能就会冷不丁出现一起新的案件,而且需要你在7天之内做出是否批准逮捕的决定。从一定程度上来讲,这可能会打乱你原先所保持的办案节奏。换言之,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你至少要空出7天的时间来办理批捕的案件。而当批捕的案件办完之后再回过头来去办起诉的案件,会面临重新整理思路的问题。”

  不过好在,从目前的磨合情况来看,整个检察二部团队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毕竟不论是公诉还是侦监,其职责在有些地方还是可以触类旁通的。

  目前对于检察机关而言,有四大主要业务,即刑事检察、民事检察、行政检察以及公益诉讼。这其中,如何将作为检察机关主责主业的刑事检察做优,是包括周春燕在内的刑检检察官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想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保证案件质量,在案件的办理过程中绝不能犯质量上的错误。在此基础上,也要提高工作效率。例如,我们会将工作前置化,比如提前掌握海关缉私局的在办案件数量等,在提前介入方面投入较大精力,后续的工作也会比较顺畅。在审查逮捕的过程中,如果发现有问题,就会以起诉的标准来要求,这样也方便后续审查起诉工作顺利进行,提高办案的效率和效果。”

  “我们发现,民众对于走私依然不是非常了解。通常人们会认为,一些不好的东西不可以私自带入境,但是不太会想到一些应该缴纳税额的物品而没有缴税也会涉及走私犯罪。”对于这种认识误区,检察机关通过微信、微博等渠道,积极开展法制宣传。

  另一方面,通过一些走私案件的办理,检察机关发现有些行为人利用海关监管的漏洞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因此也需要做一些堵漏建制的工作。

  比如“针对非设关地的走私犯罪,我们向交通委制发了检察建议,建议加强对港口、码头的监管。同时,针对交通委客观上存在的管理困境,我们在检察建议书中也提出了一些具有操作性的建议,比如建议开展定期或不定期的飞行检查,与相关部门进行信息互通,建立黑名单制度等,这些建议也得到了交通委的积极回复”。

  但是对于这支目前整体比较年轻、充满活力和干劲的团队来说,只要将压力转化为前进的动力,未来依然有上升的空间。正如周春燕所言:“目前离老百姓的期待还有距离,还需要继续努力,继续沉下心来,不断学习专业知识,不断进步,将专业化的案件办得更专业,这样才能让老百姓感受到法律的公平和正义。”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